奥赛博物馆

编辑
本词条由“小小编” 建档。
奥赛博物馆(Muséed'Orsay)是位于法国巴黎塞纳河左岸的艺术博物馆,是仅次于卢浮宫和凡尔赛宫的法国第三大博物馆,有“欧洲最美的博物馆”之美称。 奥赛博物馆位于塞纳河左岸,隔河与杜伊勒里公园相望,前身是火车站。1708年,巴黎巨贾查尔斯•布赫•奥赛在此兴建了河堤和码头,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奥赛”由此得名。 十九世纪中叶,奥赛博物馆所在区域是法国行政法院和皇家审计院的所在地,1871年法国巴...

奥赛博物馆(Musée d'Orsay)是位于法国巴黎塞纳河左岸的艺术博物馆,是仅次于卢浮宫和凡尔赛宫的法国第三大博物馆,有“欧洲最美的博物馆”之美称。

奥赛博物馆历史

编辑

奥赛火车站时期

奥赛博物馆位于塞纳河左岸,隔河与杜伊勒里公园相望,前身是火车站。1708年,巴黎巨贾查尔斯•布赫•奥赛在此兴建了河堤和码头,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奥赛”由此得名。

十九世纪中叶,奥赛博物馆所在区域是法国行政法院和皇家审计院的所在地,1871年法国巴黎公社期间建筑被烧毁。1900年,法国举办了第五届巴黎万国博览会,奥尔良铁路公司取得了塞纳河左岸的一些土地,筹划在此建造火车站。由建筑师维克多·拉鲁负责设计这座新火车站,即奥赛火车站。

火车站工程始于1898年,于1900年7月14日奥赛火车站及酒店盛大揭幕。整个车站大厅高32米,宽40米,长138米,地下室还有16个车道,底层配备了专业的接待服务。从1939年起,奥赛火车站就只适合开往郊区的火车。1945年这里被当作战俘和流放者接待中心。1958年,戴高乐在此宣告再次进入政界,并担任法国第四共和国总理,随即全民公决通过新宪法,第五共和国成立;20世纪60年代,奥森·威尔斯和贝纳多·贝托鲁奇来此取景拍摄电影。1961年,火车站被彻底弃用。1973年,当时的法兰西共和国总统乔治•蓬皮杜批准法国文化部的计划——将奥赛火车站改建为一个现代化的近代艺术博物馆。后来,火车站就被列入1973年“名胜古迹增补名录”,1978年被评为名胜古迹。

奥赛博物馆时期

1979年,奥赛博物馆开始了从火车站到符合现代展览标准的美术馆的改造。1980年,著名的意大利女建筑家卡斯·奥朗蒂受聘负责整个装修设计。自改造工程竣工以来的近40年间,奥塞博物馆维持了最初的改造面貌,使用至今。

1986年12月1日,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为奥赛博物馆主持开幕典礼,当时的馆长是索瓦丝·加辛。2009—2011年,在2008年就担任博物馆馆长居伊·科奇瓦尔的倡议下,奥赛博物馆对印象派及后印象派作品的展厅和展出装饰艺术的四层“亚蒙厅”加以翻修,并安装了新的照明装置。2010年,法国将展示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画作的橘园美术馆与奥赛博物馆合并,合称“奥赛博物馆和橘园美术馆公共机构”。2013年,底层的两侧展厅被翻新,并被命名为“卢森堡厅”。这一新名称让人想到了最早的卢森堡博物馆,也就是奥赛博物馆的来源地。2020年,巴黎奥赛博物馆宣布将进行扩建,这项名为“奥赛全开”(Orsay Wide Open)的扩建计划将使博物馆适应其日益增长的收藏和每年激增的参观人数。该扩建项目仅在博物馆目前的占地空间内进行,预计分两个阶段于2026年完成。

2021年3月29日法国文化部宣布,为纪念已故前总统德斯坦在推动法国文化和艺术发展方面的贡献,将在法国奥赛博物馆的馆名中加入德斯坦的全名。据法国文化部介绍,此次改名后,奥赛博物馆的全名将为“奥赛博物馆和橘园美术馆公共机构—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自开馆以来,已举办过临时展览200余个,在国内和国外举办大型展览20余个,展出面积超过45000平方米,年平均接待参观者近300万人次,20年总共接待了5150万人次。奥赛博物馆有正式工作人员589名,另外有18个企业的235名人员在博物馆附属服务机构里工作。

奥赛博物馆布局

编辑

建筑设计

奥赛博物馆原建筑是建于1900年的奥赛火车站,这是当时法国最为华丽、流通量最大的火车站。火车站由建筑师维克多•拉卢设计,他主张尊重奥赛宫原建筑建构,因此保留了原有的柱子、铸铁横梁以及仿大理石装潢。建筑外部小片灰瓦覆顶,大块波尔多石砌墙,两头隆起,饰有尖顶,并嵌有罗马数字大钟,两面大钟间的平台由雕花石柱围护,上立有三尊神态庄严的塑像。大钟下是高高的拱门,两门之间排列着七扇巨大的半圆形窗,左右对称,明亮整齐。建筑内部,屋顶为铸铁横梁,采用大理石装饰,部分屋顶为玻璃天窗,并通过拉毛粉饰将钢筋结构巧妙地遮起。主大厅雄伟宽阔,长135米、宽40米、高32米,室内除了16个站台,还有饭馆和400间优雅的客房。

奥赛博物馆

奥赛博物馆建筑外部

1980年奥赛火车站改建成博物馆时,由意大利女建筑师盖•奥伦蒂主持设计,采用在大空间内分设小展厅的方式解决博物馆展厅的尺度问题。小展厅一方面可以为人们提供适宜欣赏作品的空间,同时小展厅分布于大厅的两侧,保留了原有大厅恢弘的气氛。华美的玻璃天棚成为展馆入口,过去的走道变成主要展示区。旧车站的站台成为展览大厅,两侧候车室也变成了画廊,大厅靠门墙上悬挂的被金色花纹簇拥的大钟。博物馆门前的广场上矗立着两组雕像:左边一组动物是一匹健美的骏马与一头肥壮的河马相对而立,不远处是一只被猎获的小象在那里挣扎;右侧一排六座铜像,代表六大洲,每座像都是女性,形象各不相同,当初设计者大概是要表示十九世纪的法国面向世界,与全球有着密切联系。

奥赛博物馆

奥赛博物馆中心展厅

馆内布局

奥赛博物馆共有5层80个展厅,展示面积4.7万平方米。馆内展品的布展按年代和流派划分三层。底层主要展出1850-1870年间的绘画、雕塑和装饰艺术作品,北侧是现实主义画派和印象主义画派初期的作品;南侧是浪漫主义、新古典主义、象征主义等画派。中层主要陈列1870-1914年的作品,包括第三共和国时期的官方艺术、象征主义、学院派绘画及新艺术时期的装饰艺术。顶层主要集中展示了印象派及后印象派画家的作品。

奥赛博物馆

雕塑展厅

博物馆一楼原本被用作行政空间的13000平方英尺的1900年代火车站旧客房将被改建为新的美术馆翼,着重展示印象派和后印象派艺术品。博物馆四楼将变为教育中心,成为类似欧美其他博物馆专门为儿童、学校团体和家庭设计的社区空间,使用数字技术为其提供相关的艺术课程。博物馆商店、餐饮等休闲区将分散在新空间内。

奥赛博物馆

印象派展厅

博物馆展览陈列

综述

奥赛博物馆自1986年开馆以来,举办过临时展览200余个,在法国和其他国家举办过20余个大型展览。博物馆主要展览1848年至1914年间创作的西方艺术作品,展览涵盖绘画、版画、雕塑、家具、建筑、装饰艺术、摄影等多个领域。其次,博物馆临时展览主题主要是周期性特征的艺术家的作品,或突出的电流、商人、艺术史等。

后印象派:奥赛博物馆115件杰作

“后印象派:奥赛博物馆115件杰作” 展览(PostImpressionism:115 Masterpieces from the Musée d'Orsay)展出于2010年5月26日,至8月16日结束。该展览汇集了奥赛博物馆收藏中的近100件杰作。从19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塞尚、梵高、高更和修拉等艺术家们坚持自己与印象派不同的艺术主张,创作出了大量富于想象力的作品,在历史上为后印象派赢得了一席之地。此次展览是以后印象主义为重点,探索了从印象派起源开始的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绘画艺术的各个层面,揭露了艺术家们之间的相互影响,并展示出现代运动在整个欧洲的盛行与发展。

Girault de Prangey摄影师(1804-1892)”展览

朗格鲁瓦摄影师约瑟夫·菲利伯特·吉罗·德·普朗吉的作品回顾展展出于2021年5月19日,至7月11日结束。吉罗·德·普朗吉,在过去的20年里一直是法国早期摄影的主要人物之一。此次展览展出了100多幅达格尔重版版画,以及50多幅最近发现的未发表的纸上照片、绘画、素描、平版版画和吉罗·德·普兰吉(Girault de Prangey)的插图作品,这些作品与他同时代的作品进行了对比。展览策展人托马斯·加利福特(Thomas Galifot)与法国国家图书馆(bibliotheque nationale de France)版画与摄影部主任西尔维·奥本纳斯(Sylvie Aubenas)介绍了此次回顾展的历史。

奥赛博物馆

《雪松》

奥赛博物馆馆藏粉彩展:从米勒到雷东

2023年,奥赛博物馆(musee d’Orsay)展出其收藏的粉彩作品。展览展出于2023年3月14日,至7月2日结束。该展览大约展出有500幅作品,这是2009年的粉彩展《神秘与辉光》(Le Mystère et l’éclat)以来,奥赛博物馆首个同主题大展。展品来自米勒、德加、马奈、卡萨特、雷东、列维-德默等知名艺术家。展览设八个主题,围绕粉彩画的历史,尤其是19世纪中期的复兴史展开。这次新的展示将让公众发现或重新发现小米、德加、马奈、卡萨特、雷登、levy - dhurmer等人的作品。

奥赛博物馆

《卢西安Lévy-Dhurmer》

泰晤士河的全景

“泰晤士河的全景”展览展出于2023年3月16日,至8月27日结束。英国的维克多·阿尔伯特·普劳特(Victor Albert Prout, 1835-1877)是摄影史上一个鲜为人知的人物。他最杰出的作品在musee d’Orsay的收藏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1862年在伦敦出版了一本罕见的作品集,名为《从伦敦到牛津的泰晤士》(The Thames from London to Oxford in 40 photos)。这个展览展示了从这个系列中选取的样本,这个系列是早期纸上摄影在全景景观领域的伟大成功之一。在作品集中,摄影师背对着伦敦和首都下游河流勤俭的面貌,专注于它最田园和永恒的部分,宁静的村庄和皇家住宅。通过各种各样的观点和巧妙平衡的构图,地形从单调变成了和谐。虽然它延续了传统的、风景如画的、浪漫的泰晤士河景观,但对河流与环境关系变化的探索仍然是早期纸上摄影在全景景观领域的伟大成就之一。由于其绝对的水平位置,河流景观是全景摄影的理想主题。

奥赛博物馆

《泰晤士河的全景》

马奈/德加

2023年,在奥赛博物馆在临时展厅展出马奈与德加的百余幅绘画作品以及他们的书信等个人物品,展览展出于2023年3月28日,至7月23日结束。展览以平行视角回顾两人的绘画生涯,探寻他们如何在艺术的道路上相遇相知、相互影响,但最终分道扬镳。马奈/德加都是1860-80年代新绘画的重要人物,这次展览将两位画家聚集在一起,根据他们的对比,使人们重新审视他们真正的共谋,展示了现代绘画的异质性和冲突性。

奥赛博物馆

德加《宜必思的年轻女子》

城市的新面貌

“城市的新面貌”展览展出于2023年3月31日,至7月9日结束。该展览呈现俯瞰视角下巴黎的演变,同时展示摄影、绘画、雕塑和建筑设计领域的巴黎形象,展示了视觉的演变,丰富了艺术形式,包括摄影、绘画、雕刻和建筑绘画等。1858年,felix纳达尔在巴黎西部的气球发射台拍摄了第一张航拍照片。由于亨利·吉法德(henry Giffard)设计的系绳气球,这个城市的新视角已经成为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它让世界博览会的游客有了上升的体验。在1878年的展览期间,成千上万的人通过安装在杜伊勒里宫的巨大气球发现了首都的全景。攀登和航拍照片揭示了城市的新视角,吸引了人们的目光。1855年,维克多·纳夫莱特(Victor Navlet)就在天文台拍摄了巴黎壮观的全景,在航空发展的推动下,视觉的解放成为一种艺术现代性的形式,更新了城市的想象,推动了画家和摄影师的探索,俯视是前卫派最喜欢的主题。

奥赛博物馆

《城市的新面貌》

Accro-chat-ge

“Accro-chat-ge”展览展出于2023年5月23日,至9月10日结束。这次主题展览呈现19世纪画家 Édouard Manet、Théophile Alexandre Steinlen,以及当代艺术家 Françoise Pétrovitch 画作中的猫。马奈是绘画史上最著名的猫:奥林匹亚黑猫(musee d’Orsay, 1865)的作者。1868年,他为香弗勒里关于猫的书制作了广告海报;斯坦伦是最能代表猫的艺术家,他的画板上有成千上万的猫,他以猫为主角装饰了蒙马特的新黑猫卡巴莱,同时他把猫作为他的象征——独立、叛逆,这种动物就像艺术家一样,是“街上的眼睛”;francoise petrovitch每天都在小笔记本上画画。在其中一幅关于猫的作品中,她用自己灵活的手势捕捉到了猫的弹性,用墨水和画笔简洁而准确地描绘了日本书法。

奥赛博物馆

《Accro-chat-ge》

梵高在瓦兹河畔奥维尔最后几个月

“梵高在瓦兹河畔奥维尔最后几个月”展览展出于2023年10月3日,至2024年2月4日结束。该展览由巴黎musee d’Orsay et de l’Orangerie公共机构和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共同组织。1890年5月20日,文森特·梵高抵达瓦兹河畔奥维尔,在奥维尔呆了两个多月,他在这一时期见证了艺术的复兴,有了自己的风格和发展,标志着新形势带来的精神紧张,也有了一些最伟大的杰作的创作。展览将以40多幅油画和20多幅素描为特色,以主题主题突出这一时期:村庄的早期风景画、肖像、静物画和周围乡村的风景画。它还将展示一系列在梵高作品中独一无二的双正方形拉长格式的画作,还将展示梵高作品中独特的双格画系列。

奥赛博物馆

《乌鸦的麦田》

馆藏文物

编辑

综述

奥赛博物馆主要收藏1848年至1914年间创作的艺术作品,藏品总数约9.7万件,涵盖绘画、版画、雕塑、家具、建筑、装饰艺术、摄影等多个领域。该博物馆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印象派及后印象派作品收藏,包括莫奈、马奈、埃德加·德加、雷诺阿、塞尚、修拉、高更、梵高、莫里索等人的作品。

绘画

拾穗者

该作品主要陈列在奥赛博物馆的一楼4室。在这幅画中,小米忠实于他最喜欢的主题之一——农民生活,展示了十年来对拾取者主题的研究成果。画家将近景中的三个农妇和远景中的农民形成微妙的对比,孤立在右边的马背上的人物可能是负责监督该领域的工作的负责人,确保收集者遵守与他们的活动相关的规则,其存在增加了一种社会距离。画面上,米勒使用了迷人的暖黄色调,红、蓝头巾的那种沉稳的浓郁色彩也融化在黄色中,整个画面安静而又庄重,牧歌式地传达了米勒对农民艰难生活的深刻同情和米勒对农村生活的特别的挚爱。整个画面通过简单而朴素的塑料工艺,赋予了这些拾荒者一种没有任何痛苦的象征价值。

奥赛博物馆

拾穗者

伦敦,议会,雾中的太阳洞

该作品主要陈列在奥赛博物馆上层的34室。伦敦议会的主题在莫奈1900年的作品中反复出现。19世纪70年代,法国著名印象派画家莫奈为躲避普法战争从巴黎来到伦敦,此后,莫奈迷恋上伦敦城氤氲的雾气。从1899年开始,莫奈住在伦敦,以大雾中的伦敦城景观为题材创作了一系列知名画作。“伦敦,议会,雾中的太阳洞”是画家主要从从圣托马斯医院的露台上看到的,圣托马斯医院位于河对岸,靠近威斯敏斯特桥。石头建筑似乎失去了所有的一致性,天空和水被漆成相同的色调,主要是紫色和橙色。触摸被系统地分割成多个彩色点,以渲染大气和雾的密度。矛盾的是,当建筑消失在阴影中时,这些无形的元素变得更加有形。

奥赛博物馆

伦敦,议会,雾中的太阳洞

卡波拉戈的景色

该作品未在奥赛博物馆展厅展出。这幅卡波拉戈的画是乔瓦尼·贾科梅蒂在1907年左右完成,当时画家现在正处于研究的中期。贾科梅蒂不仅发现了保罗·高更的作品,还发现了文森特·梵高的作品。画家在借助线条与色彩展现画作的表现力、装饰性与象征性的同时,偏向从瑞士的历史与民族文化中汲取灵感,因此画作既有现代主义风格,又蕴含着瑞士本土文化与自然景致。因此在这幅风景画中使用的长长的彩色条纹直接呼应了荷兰画家的笔触。虽然贾科梅蒂仍然致力于自然的表现,但他放弃了所有的轶事和幻想。他的绘画语言更加综合,调色板变得更加大胆。这幅画以原始的白色木框呈现,这是画家发现新印象派后使用的典型画框,表明了艺术家对色彩感知的特别关注。

奥赛博物馆

卡波拉戈的景色

星空之夜

该作品主要陈列在奥赛博物馆上层的francoise Cachin画廊。从1888年2月8日到达阿尔勒的那一天起,梵高就一直关注“夜效应”的表现。同年9月,他首先在阿尔勒广场(place du forum)一家咖啡馆的露台上画了一个夜空的角落(奥特罗,国家博物馆kroller - muller)。然后是罗纳河的景色,他把他在黑暗中感知到的颜色完美地转录了下来。蓝色占主导地位,普鲁士蓝、深蓝色或钴蓝色交相辉映。镇上的煤气灯闪烁着强烈的橙色,反射在水面上。星星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几个月后,当梵高刚刚被拘留时,画了同一主题的另一个版本:《星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在那里他困惑的心理表达了所有的暴力,树木以火焰的形式出现,天空和星星在宇宙的视野中旋转。

奥赛博物馆

星空之夜

雕塑

大自然展现了自己

该作品主要陈列在奥赛博物馆中层的塞纳河露台。这座雕像是1889年委托装饰波尔多新医学院的。雕塑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慢慢地举起包裹着她的面纱。设计师Barrias在完成了建筑装饰的第一个白色大理石版本后,设计了第二个彩色版本,用于巴黎艺术学院和metiers的荣誉楼梯。为此,他从阿尔及利亚重新发现的采石场开采大理石和缟玛瑙,精心雕琢装饰材料。

奥赛博物馆

大自然展现了自己

预言家

该作品未在奥赛博物馆展厅展出。神话中,卡珊德拉是特洛伊的一位公主,她从阿波罗那里得到了预言的天赋。但是上帝对她拒绝他的求爱感到愤怒,谴责她永远不被相信。因此,当她预言特洛伊的火灾和陷落时,并未有人相信她。为了暗示这一预言,或许还有这些幻象所产生的痛苦,马克斯·克林格在他的黑青铜眼睛脸上镶嵌了一块火色的石头。这个雕塑的第一个版本是用大理石制作的,添加了一个透明的雪花石膏窗帘,黄色琥珀色的眼睛和红色的大理石底座,脸的细节被画在大理石上。而青铜版本则更加令人印象深刻,更病态的效果。有几个,有或没有手臂。《卡桑德拉》是象征主义的典型作品,象征主义是一场始于19世纪80年代并蔓延到整个欧洲的艺术运动。

奥赛博物馆

预言家

伟大的乡巴佬

该作品主要陈列在奥赛博物馆中层的塞纳河露台。从1889年开始,朱尔斯·达卢设计了一座“工人纪念碑”。为了这个作品,他在田野、矿山和工厂等地进行了大量的研究、绘制、建模。1896年,他制作的一个模型展示了一根柱子,整个建筑有32米高,底部有12个壁龛,里面有工人的雕像,顶部有一个“农民弯着袖子”。1902年,达卢去世,只有《农民》完成。它在达卢死后展出,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奥赛博物馆

伟大的乡巴佬

建筑

工业宫,横截面

该作品未在奥赛博物馆展厅展出。由约翰·帕克斯顿(John Paxton)建造的水晶宫(Crystal Palace),因其透明、宏伟的尺寸和现代化的实现成为一个具有象征意义和创新的纪念碑。位于香榭丽舍大街底部的工业宫是由建筑师Viel和工程师Barrault的作品,它结合了一个48米宽的三重金属中殿和一个带有胜利入口的石头立面。奥赛博物馆中的两幅画(透视,横截面)可以追溯到1854年,既不是项目,也不是真实的景观,因为当时的建筑还远未完成。

奥赛博物馆

工业宫,横截面

伊利诺斯州迪凯特欧文先生住宅的客厅项目

该作品未在奥赛博物馆展厅展出。这幅美丽的画展示了室内设计师George Mann Niedecken的日本品味,他是东方艺术品,尤其是日本版画的收藏家。该项目以字画的形式呈现,在画布上执行,强调了水平线,由裸露的砖砌成,没有涂层。Niedecken的大部分工作都致力于墙壁装饰,他以一种程式化的、扁平的、装饰性的方式,没有过多的细节,再现了中西部大草原野花的繁茂。建筑师经常使用他想要复制的花卉和植物的照片,从这些照片中他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逐渐进行净化工作,直到达到绘画装饰。

奥赛博物馆

伊利诺斯州迪凯特欧文先生住宅的客厅项目

摄影艺术

树倒映在水中,拉科克修道院

该作品未在奥赛博物馆展厅展出。威廉·亨利·福克斯·塔尔博特和达盖尔是摄影的发明者之一。塔尔博特不仅是摄影的先驱,他还是一只“眼睛”,尤其是在风景领域。树木在水中倒映是一种非常早期的表现,标志着塔尔博特景观艺术的顶峰。塔尔博特不是专注于描述一个特定的地点,而是营造一种大气的感觉。他专注于空气的颤动或光线在水面上的游戏,他的底片还不能捕捉到天空的运动。因第一个摄影过程的技术限制,使得景观视野更简化、平坦,这对风景画家产生了影响,尤其是印象派画家。

奥赛博物馆

树倒映在水中,拉科克修道院

伊冯娜和克里斯汀·勒洛尔的自画像

该作品未在奥赛博物馆展厅展出。这张照片是在德加的密友——画家亨利·勒罗勒的家中拍摄的。德加本人和勒洛勒的两个女儿克里斯汀和伊冯在一起。左边,是伊冯靠在一个底座上,底座上支撑着罗丹的青铜版乌戈林。这幅作品到1998年被奥赛博物馆收购前,一直在Lerolle的后代中流传。该作品最重要的是,印刷的外观、布局和照明类型与德加记录的照片完美匹配。在德加的照片中,场景总是淹没在明暗对比中。艺术家的剪影出现了,就像前景中的一个阴影,只有侧面的脸被照亮了。年轻女孩的衣服似乎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奥赛博物馆

伊冯娜和克里斯汀·勒洛尔的自画像

学术研究

编辑

学术交流

奥赛博物馆举办过一系列的讲座,在2019年11月,法国奥赛博物馆馆长洛朗斯·德卡尔(Laurence des Cars)曾走进上海交通大学,进行《奥赛博物馆:从火车站到最美博物馆的奇妙历程》的主题演讲,分享奥赛博物馆”的独特发展之路。2024年1月11日至6月27日,博物馆将进行“巴黎1874”系列的讲座。这个系列的讲座将探索印象派运动的八个展览以及它提出的主要主题,此讲座将从一个新的、动态的角度探讨印象派,邀请人们重新发现这个运动的基本主题:绘画技术、风景、模型、艺术市场、印象派和电影。

设立机构

1980年,成立了奥赛和橘园博物馆之友协会(SAMO),这是一个公认的公共事业协会。其最初是为了支持奥赛博物馆的诞生和鼓励人们参观它而创建的。2010年,橘园博物馆与奥赛博物馆合并成为同一公共机构以后,SAMO扩大了其活动范围,以支持这两个博物馆的影响及其活动的发展。在2020年4月,又成立了奥赛和橘园博物馆之友基金会(FARMO),该基金会由奥赛和橘园博物馆之友协会(SAMO)发起,隶属于法国基金会,其使命是支持有利于研究、教育和文化民主化的大众兴趣项目。

2020年,奥赛博物馆在其购于2018年的一栋17世纪建筑中,建造一个新的国际研究与资源中心,在此整合其档案和图书馆。图书馆位于巴黎75007号亨利·德·蒙瑟兰广场9号(塞纳河边),其主要参与研究和丰富馆藏,促进知识和研究的进步。到2022年,图书馆涵盖了从1848年到1914年期间的5万多本书和600种期刊。

文化活动

编辑

社教活动

奥赛博物馆注重以不同主题去探讨艺术,如“运动中的奥赛”这一系列涵盖了奥赛博物馆和橘园博物馆收藏的1848-1914年间的20个艺术运动。对话场景将作品、艺术家的方法和当时的批评置于情境中,而画外音则提供了阅读和理解的钥匙。2018年,为了在音乐和视觉艺术之间建立一座桥梁,奥赛博物馆和罗亚蒙特基金会联合创建了一个独特的学院,致力于旋律和谎言艺术。

此外,奥赛博物馆还注重教育活动,如对于教师的远程培训包括:德加和跳舞的身体、重新定义欧洲象征主义等主题。博物馆还对艺术史教师进行培训,这个培训方案是为小学、初中和高中的教师设计的。通过musee d’Orsay和orangerie的收藏和展览,这些收藏涵盖了从1848年到20世纪40年代的艺术创作,也延伸到特定事件的当代创作,为对现实的表现、具象与抽象、断裂与现代性的反思开辟了道路。

交流展览

2023年6月29日,在“马奈/德加”展览期间,阿尔宾·德拉西蒙娜来到奥德博物馆,向公众展示他的新专辑《Les cent prochaines annees》,其中一些歌曲的灵感来自博物馆的收藏。阿尔宾·德拉西蒙将在中殿举办三场音乐会,探索这两位19世纪伟大画家的作品,以展示马奈和德加之间的联系。该项目还包括模型绘画工作坊,这是19世纪常见的艺术实践。

在“粉彩,从小米到雷登”展览期间,8名巴黎美术学院的学生在参观者面前创作了一幅10米长的粉彩全景画。现场表演将在塞纳河画廊(0层)举行,直到2023年6月29日。从这种原始的干预,与展览中展示的作品的真正对话,一个巨大的蜡笔将在几周内诞生,让公众欣赏这种媒介使用的所有多样性和微妙之处。

重要事件

编辑

2016年6月,受塞纳河水暴涨影响,奥赛博物馆采取闭馆和转移藏品等措施。

2021年3月,为纪念已故前总统德斯坦在推动法国文化和艺术发展方面的贡献,奥赛博物馆将改名为“奥赛博物馆和橘园美术馆公共机构—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

百科词条作者:小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glopedia.cn/30842/

(34)
词条目录
  1. 奥赛博物馆历史
  2. 奥赛火车站时期
  3. 奥赛博物馆时期
  4. 奥赛博物馆布局
  5. 建筑设计
  6. 馆内布局
  7. 博物馆展览陈列
  8. 综述
  9. 后印象派:奥赛博物馆115件杰作
  10. Girault de Prangey摄影师(1804-1892)”展览
  11. 奥赛博物馆馆藏粉彩展:从米勒到雷东
  12. 泰晤士河的全景
  13. 马奈/德加
  14. 城市的新面貌
  15. Accro-chat-ge
  16. 梵高在瓦兹河畔奥维尔最后几个月
  17. 馆藏文物
  18. 综述
  19. 绘画
  20. 拾穗者
  21. 伦敦,议会,雾中的太阳洞
  22. 卡波拉戈的景色
  23. 星空之夜
  24. 雕塑
  25. 大自然展现了自己
  26. 预言家
  27. 伟大的乡巴佬
  28. 建筑
  29. 工业宫,横截面
  30. 伊利诺斯州迪凯特欧文先生住宅的客厅项目
  31. 摄影艺术
  32. 树倒映在水中,拉科克修道院
  33. 伊冯娜和克里斯汀·勒洛尔的自画像
  34. 学术研究
  35. 学术交流
  36. 设立机构
  37. 文化活动
  38. 社教活动
  39. 交流展览
  40. 重要事件

轻触这里

关闭目录

目录